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学天地 -> 历史军事 -> 替天行盗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一如往昔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一如往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前方出现了岔路口,艾迪安娜向罗猎提议道:“不如我们分头行动。”

    罗猎道:“没问题。”对他来说,和艾迪安娜同行还要分出精力提防,分开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艾迪安娜道:“你选哪边?”

    罗猎笑道:“你先选!”

    艾迪安娜指了指右边,罗猎道:“那好,我们就选左边。”

    艾迪安娜扔给罗猎一个对讲机:“有什么事情,及时联络。”

    罗猎点了点头。

    艾迪安娜率领那两名手下已经快步向右侧通道走去。

    罗猎和林格妮则选择左侧的通路,前行二十米,看到一道铁门阻隔,林格妮发现这是一道密码门,用军刀撬开面板接驳数据线,不到半分钟的功夫就算出了密码将铁门开启。

    对讲机中传来了艾迪安娜的声音:“你们那边的情况如何?”

    罗猎道:“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状况。”

    林格妮向对讲机望了一眼,小声道:“你不觉得这东西就是个跟踪器?”

    罗猎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进来了,只能勇往直前。”在他看来如果艾迪安娜一方想要害他们,肯定不会花费那么大的周折,根据目前的状况来判断,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想要利用他们来达到某种目的。

    林格妮道:“他们到底是不是科恩的人?”

    罗猎道:“有可能。”不过他想到得却是龙天心,能够操纵这些异能者的人只有龙天心,龙天心在上次逃离之后就人间蒸发,以她的性情又怎么可能甘于沉寂?在罗猎看来,龙天心现在最想对付的就应当是明华阳和亨利,因为亨利盗走了本属于她的机密,成功研制出了化神激素,并利用激素摧毁了龙天心苦心经营的猎风科技,可谓是龙天心不共戴天的仇人。

    明华阳的基地一直都非常隐秘,如果不是科恩的指引,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地中海的魔鬼地带,居然有那么一艘看似废弃的万吨巨轮。从进入这道门开始,里面明显整洁了许多。

    林格妮道:“很可能是个圈套。”她的话音未落,身后的铁门蓬!的一声关闭。

    罗猎向身后看了一眼,他隐然推测出,真正的布局者是龙天心,他和林格妮应当只是诱饵,这艘如同海上移动城堡的巨轮或许根本不是明华阳的基地,而是属于龙天心,龙天心和他们一样想找到明华阳,利用他们作为诱饵来引诱明华阳前来。

    基恩从望远镜中眺望着远方,看到那五架直升机垂落下五条长绳,一个接着一个的黑衣人沿着长绳滑落下去,基恩张大了嘴巴,感觉到形势有些不妙了,初略地估算了一下,这五架直升机内大概下来了五十人左右,基恩看了看自己的水上飞机,不禁一阵头皮发麻,一时间不知应该何去何从。

    这是一支五十人的精锐战斗小队,降落后分散开来在甲板上进行搜索,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被切割开的舱门,留下六人在甲板上负责布防,其余人全部经由舱门进入船体之中。

    五架直升机在确认己方人员全部登上甲板之后,鱼贯向远方飞去。

    艾迪安娜从探测仪上看到了船上反馈的实时影像,她打开了对讲机:“还在吗?”

    罗猎道:“还在,这边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艾迪安娜道:“我们大概遇到了麻烦,有陌生人闯入,准备战斗吧。”

    林格妮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她低声道:“我的探测仪探察不到外面的状况,这里存在着某种屏蔽,她因何能够知道有人闯入?”

    罗猎道:“我们是诱饵,如果我没猜错,来得是明华阳的人。”

    五架直升机已经升空返程,此时那架黑色三角翼飞机无声无息从云层中出现,锁定了下方的直升机。

    直升机驾驶员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惊呼道:“有埋伏,有埋伏,我们已经被锁定……”

    导弹拖着红亮的轨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目标,五架直升机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击,就被三角翼隐形飞机接连击中,落雨的夜空中出现了五个巨大的火球。

    基恩惶恐地望着空中的火球,很快就意识到这些火球就是刚刚飞走的直升机,其中一个火球朝着他的方向飞来,基恩吓得慌忙驱动自己的电动橡皮艇,尽可能地向泄湖的出口逃去,火球就砸落在他刚刚所在的地方,激起的海浪将基恩的小艇整个掀翻了过来,基恩竭力浮出了海面,他抓住自己的小艇,好不容易才将这艘橡皮艇翻转过来,转身望向自己的水上飞机,水上飞机不幸被损毁的直升机砸中,拦腰断成了两截,因为海水不停灌入其中,正在向中心缓慢下沉。

    基恩爬到了小艇上,单手抓着自己乱蓬蓬的金发,他真是欲哭无泪,人果然不能贪心,正是他的贪心让他将到手的三万欧元还了回去,现在看来罗猎他们根本不是在探宝,自己平白无故地搭上了一架飞机,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还好,他把酒壶带了出来。

    基恩拧开酒壶,想喝上一口,可酒壶中已经没酒了,他躺倒在橡皮艇中,呆呆望着落雨的夜空,现在除了等待他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四十多名训练有素的雇佣军人兵分两路,其中有一半沿着罗猎和林格妮的路线前进,他们同样遇到了那道门,这些人打开房门的方式就粗暴了一些,直接利用炸药炸开了铁门。

    爆炸声让整个船舱内部为之一震,罗猎和林格妮并没有选择继续前进,而是沿着舱壁攀爬上去,在头顶管道上隐藏身形,既然看透了这个局,他们也就不甘心成为诱饵,尽量避免和闯入者正面冲突。

    很快就看到那支穿着统一黑色服装的武装小队,沿着通道向他们藏身之处靠近。

    林格妮的探测仪总算起到了作用,她给出二十二人的准确数字。罗猎本以为进来得都是异能者,如果真是这样对他们来说可谓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可罗猎并没有感觉到异能者所拥有的特殊能量。他推测这群人很可能是训练有素的佣兵,如果明华阳派人前来,应当会派出他的精锐力量,毕竟罗猎和林格妮在卡佩尔古堡就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由此判断,这群人或许并非是明华阳的主力,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是明华阳那边的人。

    这支佣兵小队并没有发现藏身在头顶的两人,他们继续向前,看到前方封锁的舱门,负责爆破的佣兵在舱门安置了炸药,然后迅速后退。

    罗猎和林格妮对望了一眼,同时流露出无奈的表情,这群佣兵的行事方式实在是有些粗暴。

    蓬!这次近距离的爆炸让周围震颤不已,身处在管道上的罗猎和林格妮牢牢抱住管道,生怕被这剧烈的震动给震落下去。一时间硝烟弥漫,可见度瞬间降低了许多。

    林格妮的探测仪突然探测到许多的生物信号,拍了拍一旁的罗猎指着探测仪,罗猎皱了皱眉头,内心中突然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嚎叫,从烟雾中窜出的一道黑影直接就扑在了一名佣兵的身上,他张开利口一口就咬断了佣兵的脖子,周围的佣兵已经及时反应了过来,他们举起武器瞄准那黑影发射,一时间突突突的枪声宛如爆竹般响成一片。

    黑影的身体在子弹织成的火力网中来回穿梭,行动速度之快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类身体的极限,他又抓住了一名佣兵,毫不犹豫地拧断了佣兵的脖子,然后抓住上方的管道如同猿猴一般翻了上去。

    罗猎看清了那黑影,这是一个浑身**的黑人,身上的皮肤闪烁着缎子般的光泽,双眼闪烁着妖异的绿色,看到罗猎和林格妮,他并未继续前冲,而是腾空一跃抓住远方的电缆,随着电缆身体一荡,转瞬之间已经落在对侧的舰桥上。

    罗猎和林格妮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过他们并未追击那名黑人。

    佣兵小队短时间内已经死去了两人,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他们明明射中了黑人多次,可是那黑人却没有任何受伤的表现,也就是说他们的子弹根本起不到作用。

    望着炸开的舱门,他们的内心中充满了恐惧,其中一人打开通话器想要向上方通报他们目前的处境,可是通话器中传来的是杂音和啸叫。

    “啊!”舱门内传来一阵阵的惨叫,这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剩下的佣兵很快就统一了意见,他们决定放弃继续进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更加珍贵,如果仅仅是死了两名战友还不足以让他们退却,可是看到刚才那黑人神出鬼没的身法,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

    离去之时,他们并没有忘记背起战友的尸体,两名佣兵分别将两具尸体背在了身上,罗猎和林格妮准备等他们离去之后再从藏身处回到舰桥上,可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刚刚死去的佣兵却突然搂住了战友的肩头,原本被黑人咬断的脖子竟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折转过来,一口就咬在战友的面部。

    罗猎和林格妮原本认为那黑人是一个异能者,可是他们并没有想到被黑人咬死的两名佣兵会感染丧尸病毒。

    突然发生的状况让那群佣兵再度陷入了慌乱,被咬伤的佣兵全力将身后的尸体摔落在地上,他捂着流血的脖子,看到刚刚死去的战友,正从地面上向他爬来,罗猎举起了枪,准备将地面上爬行的丧尸一枪爆头之时,几名佣兵头抢在他前面已经扣动了扳机,几颗子弹全都瞄准了丧尸的头部,丧尸的脑袋被打的稀烂。

    两名受伤的佣兵本想加入战友的队列,可是过去亲密的战友此时都将枪口瞄准了他们,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将两名虽然受伤但是并未发作的战友射杀当场。

    林格妮心中暗叹这些人冷血无情,虽然她也知道目前这是最可行的方案,不过他们可以放弃这两名伤者任其自生自灭的,亲手杀掉战友,可见他们是何其的绝情。

    其中一名首领模样的人道:“撤退!马上撤退!”

    这帮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瞬之间已经走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地面上的四具尸体。

    罗猎和林格妮确认佣兵小队离去之后,他们从藏身处回到了舰桥上,林格妮不敢大意,举枪瞄准了地上的四具尸体,生怕他们会突然爬起来发动攻击,不过这些尸体的头部都被打得稀巴烂,应该不可能再有攻击能力。

    两人从损毁的舱门进入,里面一片漆黑,凄厉的嚎叫声此起彼伏,林格妮虽然胆大,听到这样的声音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如果不是罗猎就在她的身边,她只怕连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罗猎的心情变得沉重,根据他的推断,是龙天心故意将他们引到了这里,如果这艘巨轮和明华阳无关,那么这里应当就是龙天心的秘密基地,怎样的人才能够造就这样阴森邪恶之地?看来时光的变迁并没有让龙天心发生任何的改变,她仍然是那个为了实现目的不择手段的龙玉公主。

    林格妮小声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罗猎用手灯照亮两旁,看到两旁铁笼中都是已经腐烂的尸体,这里应当和盐矿下方的基地一样,都是用来试验之用,龙天心是何其残忍。

    林格妮小声道:“你有没有发现,自从我们进入这里突然听不到那些叫声了。”

    罗猎点了点头,他也发现了这一状况,两人背靠背利用手灯照亮周围,除了铁笼和尸首他们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状况,罗猎向来相信自己的感觉,更何况刚才林格妮也在同时听到惨叫声,应该不可能是他们发生了幻听。

    沿着铁笼之间的狭长通道继续前行,眼前出现了一个个堆积高耸的集装箱,行走其间让人不由得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压迫感。狭窄的地方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行,林格妮紧跟在罗猎的身后,突然她旁边的集装箱内传来蓬蓬的敲击声,林格妮被吓了一跳。

    罗猎示意她不用害怕,林格妮利用探测仪探察集装箱内,发现其中有生物信号,不过根据信号来看,里面关着的生物显然不是正常的人类。

    两人马上就决定不去惊扰这里面的古怪生物,快步通过了这里,在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道玻璃门,虽然是玻璃门,可是却不透明,从这边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林格妮发现这道门是用马奎斯密码锁,这种锁创立于十年前,虽然称得上古老,可却非常的实用,其破译的难度丝毫不次于最新的各种高科技锁具。幸好林格妮专门研究过这种锁的破解方法,她向罗猎道:“别看这是玻璃门,强化程度要超过钢铁二十多倍,他们可以用炸药炸开刚才的舱门,对这里却没有任何作用。”

    罗猎一边留意周围的状况,一边道:“你这手开锁的功夫什么时候都能够发家致富。”

    林格妮笑了起来,这会儿心情才放松了一些:“比不上你,你开那些古董锁比小偷还要厉害。”

    罗猎心说我毕竟当过盗门的门主,盗门大长老福伯的关门弟子在开锁方面当然不含糊,不过现在就算福伯在世也会对这些高科技的锁具一筹莫展。面对这种经典密码锁,林格妮足足花费了十分钟的时间,方才找出正确的密码,还好这段时间并没有怪物来袭。

    罗猎最担心得还是刚才格杀佣兵的黑人,不过这会儿也没有看到他的踪影。

    听到身后舱门开启的声音,罗猎转过身去,看到一股白森森的雾气从里面飘逸而出,这里面居然是个冷库。

    林格妮抬起手腕看了看温度,进入冷库温度就达到了零下四十度。还好他们的纳米战甲可以根据周围环境温度来调节体感温度,如果刚才那群佣兵冒冒然进来,恐怕马上就会被冻成冰棍儿。

    林格妮打开了冷库内的照明系统,蓝白色的灯光向远处延伸,他们看到周围整齐排列着透明的冬眠舱,每一个冬眠舱内都躺着人,林格妮对这种冬眠舱并不陌生,甚至陆剑扬都向她建议过,不妨利用人体速冻技术进入冬眠,让她的青春和生命凝固在摄氏零下196°c以下,等到将来医学发展到一定的地步,可以彻底治愈她的时候再为她实施复苏。

    林格妮拒绝了,因为她对生命本来就没有抱着太大的渴望,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复仇,可现在一切罗猎的出现让一切发生了改变。

    林格妮逐一观察着冬眠舱的温度,系统一定发生了问题,冬眠舱的温度大都在零下四十度左右,这样的温度已经无法保证机体再生的可能,也就是说冷库中所有的人都应该死了。

    罗猎缓缓走过这些冬眠舱,走着走着,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到刚刚路过的冬眠舱前,他的内心激动无比,因为他看到冬眠舱内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他怎么都想不到会在穿越百年来到当今时代居然又遇到了一位故友——吴杰!

    吴杰躺在冬眠舱内,双手放在胸前,表情安静祥和,看来他在进入冬眠舱之前并没有感到害怕,他的样貌和当年好像没有任何的变化,罗猎记得最后和他分手的时候是在虞浦码头,两人一起潜入水底寻找紫府玉匣,吴杰认为他们只是找到了一块废品,从此以后再无踪迹。罗猎以为他早已化为历史的尘埃,却想不到在一百年后,在地中海的这艘废弃巨轮中又见到了他。

    吴杰的样貌一如往昔,仿佛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罗猎见到了这位故友,却不得不面对他已经死去的现实。

    林格妮道:“你认识他?”

    罗猎点了点头:“他叫吴杰,曾经帮过我好多次。”

    林格妮看了看冬眠舱上的指数,可指数显示仪已经坏了,她叹了口气,看来这具冬眠舱比起其他的损毁更严重。

    罗猎的双手放在玻璃仓上,不由得想起他和吴杰最初认识的情景,是吴杰教会他用心来感受这个世界,罗猎闭上双眼,默默为这位亦师亦友的老友送别,可是在他的脑海中却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帮帮我……

    罗猎瞪圆了双目,他向林格妮道:“有没有办法可以将冬眠舱唤醒?”

    林格妮道:“这里就应该有控制中心,不过就算找到了也没什么用处,这些冬眠舱的系统已经遭到了破坏,目前的温度不足以为此他们的冬眠,也就是说这里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

    罗猎道:“先找到控制中心再说。”他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吴杰在他心中始终是一个神奇的存在,而且吴杰拥有异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罗猎期盼着会有奇迹出现。

    林格妮明白罗猎的心思,只要是罗猎想做的事情,她会尽一切努力完成,控制中心并不难找,林格妮很快就发现了控制中心,她指向左前方的玻璃房:“那里!”罗猎并没有回应,林格妮回过头,循着罗猎的目光望去,看到寒冷的雾气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正是刚才袭击佣兵的黑人。

    罗猎摆了摆手示意林格妮去忙,然后从背后缓缓抽出了太刀。

    黑人赤身**地站在冷库中,似乎根本没有感到寒冷,罗猎明明看到他刚才身中数枪,可现在却发现他的身上连一个伤疤都没有。罗猎这次看清了他的容貌,虽然他的皮肤黝黑,可是他的外貌却拥有着典型欧洲人的特征。

    罗猎朝他点了点头,右手中太刀倾斜向下,他并不想主动攻击对方,如果眼前的异能者主动离去显然是最好不过。

    异能者也点了点头,却突然启动,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冲向罗猎,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罗猎一刀挥出,却砍了个空,异能者已经来到了罗猎的身后,一拳击中了他的后心。

    纳米战甲最大程度地缓冲了对方的拳力,可罗猎仍然被这一拳打得向前冲出两米,足见对方的力量何其骇人,罗猎头也不回,抽出一柄飞刀反手射去。

    异能者身躯移动的速度太快,轻易就躲过了飞刀,然后再度冲到罗猎的面前,一把抓住罗猎握刀的手,罗猎抬起膝盖向他胯下顶去,异能者的身体突然就腾跃起来,牵动罗猎的身体如同摔沙包一样将罗猎重重摔落在地面上。

    罗猎左手向异能者射出一道镭射光束,对方的速度堪比光束,镭射光束只是射中了他瞬移留下的残影,异能者在罗猎还没有来得及爬起身之前,左臂勒住了他的脖子,右手抓住罗猎的头试图拧断他的脖子。

    罗猎的左手抽出军刀,猛然刺入了异能者的左腿,异能者被刺中之后仍然不愿放开他的头颅,继续扭动着。

    蓬!蓬!蓬!

    危急之时林格妮前来救援,她直接换上了利用地玄晶镀膜的子弹,接连三枪都射中了异能者的身体,因为担心射中罗猎,所以只能瞄准异能者的手臂和肩膀。

    异能者的身上被射出三个蓝色的枪洞,他的力量受到了影响,罗猎用力拉开了他的手臂,一拳击打在异能者的面庞上,异能者腾空飞起,从他的身上掉落出三颗蓝幽幽的子弹,随即他身上的枪口开始愈合。

    罗猎惊诧莫名,他没有想到地玄晶的子弹对此人也造不成伤害,异能者从半空中俯冲下去,一拳击中了林格妮的腹部,林格妮明明看到他进攻的路线,也做出了躲避的动作,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被他一拳击中,林格妮感觉到如同被炮弹击中,她的身体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纳米战甲的缓冲最大限度地减轻了这一拳的伤害。

    林格妮坠落之时砸在了一具休眠舱,将表面的玻璃砸得碎裂。

    罗猎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利用纳米战甲的推动力宛如一颗出膛的炮弹平行于地面向对方冲去,他双手握住太刀,双臂伸展整个人就像是一支离弦的利剑,直奔异能者的心口刺去。

    异能者致命的速度让他瞬间就逃出罗猎的攻击范围,他的身体倒了下去,几乎平贴着地面滑行,和罗猎擦身而过的瞬间,他的身体又不可思议地腾空而起,如同一道黑烟版将罗猎缠住。

    罗猎从未见过如此难缠的对手,这名异能者的强大在于他的速度,他的速度太快,而且应变能力超强,他的应变更像是出自于本能而不是来自于他大脑的指挥。

    罗猎和异能者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异能者的双手再次扼住了罗猎的脖子,他故技重施想要将罗猎的脖子扭断。

    林格妮刚刚从冬眠舱内爬了出来,看到眼前的境况她慌忙举起了枪,那异能者狡猾地将头藏在了罗猎的脑后。

    罗猎感觉对方的力量越来越大,即便是自己有纳米战甲的助力,可仍然无法抵抗住对方强悍的力量,罗猎顽强支撑着,他不敢放松,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就意味着放弃了抵抗,同时也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林格妮尖叫道:“放开他,你放开他!”她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可林格妮忽然停下了脚步,她瞪大了双目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罗猎感到扼住自己咽喉的双臂突然放松,他猛然扯开对方的双臂,反手用军刀割开了异能者的咽喉。

    异能者捂着喉头,他的喉头流出的血液竟然是水银般的颜色。他的额头上多出了一个尖角。

    林格妮的角度看得更加清楚,那尖刺从异能者的头颅上抽离出去,在异能者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干枯瘦削的身影,他是吴杰,林格妮在出来帮忙之前,已经完成了整套的复苏程序,只是她并不认为这样的做法可以让冬眠舱内的吴杰复苏,因为方方面面的条件和指数显示,里面的人应该早已死亡。

    罗猎转过身,望着手握细剑的吴杰,他比过去更瘦了,双目深陷,周身在不停颤抖着,不过他仍然用颤抖的手杀死了那名异能者。

    如果吴杰无法复苏,或者他再出现晚一些,恐怕罗猎今天就要在劫难逃,罗猎发现自己在时空之旅后的能力虽然下降了许多,可是他的运气仍然不错,他望着吴杰。

    吴杰深陷的眼窝肯定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可罗猎知道他一定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不然他也不会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

    罗猎抑制住激动的心情道:“吴先生!别来无恙……”这番话说得虽然平静,可是其中包含着多少的感触。

    林格妮来到罗猎身边,将他从地上扶起,心有余悸地望着地面上的异能者,却发现异能者颈部的伤口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她惊呼道:“快走,尽快离开这里。”

    吴杰根本挪不动脚步,刚才的一击已经倾尽了他的全力,罗猎背起了吴杰,只觉得他的体重极轻,恐怕还不到九十斤。

    三人快步离开了冷库,林格妮关上冷库的大门,她将冷库的温度调节到了最低。她不知道那名异能者是不是真正死亡,可是在这样低温的条件下,任何生物都会被冻僵。

    罗猎这会儿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他向林格妮道:“他根本不是异能者,可能是个再造人。”

    林格妮点了点头,地玄晶武器是异能者的克星,可是刚才所遇的这个家伙根本无惧地玄晶的武器,吴杰的细剑如果不是刺穿了他的颅脑,也不会让他丧失力量。

    他们沿着原路快步离去,走过第二道门,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那支佣兵小队已经全军覆没了。

    外面风雨交加,基恩躺在小船里,他望着空中宛如毒蛇一样扭曲的紫色闪电,忽然哈哈狂笑起来,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怪不得任何人,那艘城堡般的巨轮仍然漂浮在海上,基恩大声道:“回来吧,我为你们祈祷!”不仅仅是为他们祈祷,也是为他自己的钱祈祷。

    远方的海面波涛翻滚,基恩感觉那海水如同沸腾了一般,他趴在小艇内,利用礁石掩饰着自己的身形,还好并没有人关注到他的存在,潜艇!基恩能够断定从海底冒出得是一艘潜艇,事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基恩意识到自己可能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麻烦中,颤抖的手紧握着小酒壶,只可惜酒壶中已经没有了酒,他多么希望现在能够把自己灌醉,睡上一觉或许就会雨过天晴。

    前方的舰桥中,一名黑衣忍者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忍者冷冷道;“把人交给我。”

    林格妮认出这名黑衣忍者正是那晚和自己在奥林匹克酒店外玻璃幕墙上展开激斗的那一个,林格妮道:“让开,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黑隼双手握住太刀,身体微微下蹲,周身的肌肉充满了爆发力,罗猎本想上前应战,林格妮道:“把他交给我!”她举起手枪,子弹向黑隼射去。

    黑隼手中太刀左劈右斩,他的出刀极其精准,林格妮弹匣内的子弹射完,竟然全都被他用太刀阻挡在外。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