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学天地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零五章 夫妻夜话

第七百零五章 夫妻夜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果然,人还是得成亲啊!

    只要成了亲,待遇就立马与以往大不相同,不仅可以正大光明的打着父亲和兄长的旗号出去办事,就连花销也顿时暴涨。

    简直一步臻达人生巅峰!

    至于二兄口中的“嫂子”只能是武媚娘,因为高阳公主不管家,钱粮之物根本沾都不沾,看都懒得看一眼,去跟她要钱不是不行,但是她手里没钱,只能给自己一些金银珠宝之类,固然绝不会吝啬,可自己哪里好将高阳公主给的东西拿出去换钱?

    房遗则忍不住搓搓手,腆着脸问道:“那个……二兄想要给我多少钱?”

    房俊想了想,道:“随你自己思量便是,这段时间外出应酬,总归不能被人嘲笑了去。再者,你成亲的时候,殿下原本和我商量着要给你一些店铺良田钱帛之类的,可母亲不许,你别不高兴。”

    房遗则忙道:“哪能不高兴呢?兄长想多了,小弟再是混账,也分得清道理。”

    似他们家这等世家大族,一般情况下有父母在是绝对不可能分家的。所以无论房俊当了多大官,赚了多少钱,好处都是公中的,也就是说房俊如今富可敌国,这些也都是家产,天然的便有房遗则一份。

    卢氏反对房俊私下里给房遗则店铺钱帛,也正是出于这个道理。

    有些时候钱财分得太清楚,反而不利于兄弟之间的关系……

    房俊又叮嘱道:“怎么花钱为兄不管你,华亭镇那边既有纺织作坊又有海贸,金山银山数之不尽,随便你这么花。但张家闺女国门之后要对人家好一点,到底也是豪门大户的千金小姐,给你做妾已经委屈了人家,断然不能再对人家刻薄。还有你那位正妻,我看着也是个贤良淑德的,好男儿不仅要在外威风八面,更要在家中一碗水端平,否则为兄必不饶你。”

    这个兄弟心地是绝对不坏的,就只是这些年因着自己与父亲的关系,使得这小子膨胀得厉害,也不知能不能快速的沉下心来。

    房遗则对房俊的话语素来奉为圭臬,哪里敢违背?

    当即指天立誓道:“二兄放心,兄弟又非是没心没肺,岂能做出宠妾灭妻那等混账事?况且……嘿嘿,你那弟妹也当真是个温柔贤惠的性子,乖巧漂亮,弟弟也是喜欢的紧。”

    房俊无语。

    这小子特么就是个“渣男”啊!

    他对张家闺女所谓的“一见钟情”,“不离不弃”,恐怕并非当真如他所言那般发自肺腑,很有可能也仅只是因为遇到的早一些,少男爱慕异性心有所动,见一个爱一个而已。

    气得房俊一脚踹在这厮臀上,骂道:“简直混账透顶!赶紧滚蛋,看着你就烦。”

    房遗则莫名其妙挨了一脚,却也不敢反抗,只能“嘿嘿”笑了两声,赶紧转身溜去自己的院子。

    新婚燕尔,如胶似漆,这寒冬腊月的还是搂着老婆白白的身子钻被窝更舒服……

    房俊看着自家兄弟欢快的脚步,心里狠狠吐槽了一句“渣男”,转身进了月亮门,往右一拐,去了武媚娘的院子。

    房间里的灯火从窗子透出来,寒冷的冬夜里好似多了一丝温暖,房俊走到门前,早已经听到动静的侍女推门见到是他,赶紧开门将其迎了进去,然后自去准备热水以备沐浴之用。

    武媚娘正在伏案整理账簿,见到房俊走进来,放下毛笔,将账簿归拢起来放在一旁,这才起身上前,顿时感受到房俊身上的寒气,略微嗔道:“冬夜寒凉,怎不多加一件裘衣御寒呢?万一染了风寒可不得了。”

    房俊伸开双臂,任由武媚娘体贴的上前将他外便的棉衣脱去,挑挑眉毛,笑道:“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旺!咱身强力壮龙精虎猛,就连敲骨吸髓的老虎都不怕,何惧区区风寒呢?”

    武媚娘又好气又好笑,给他脱下棉衣,轻轻打了他肩膀一下,嗔道:“谁是敲骨吸髓的母老虎了?每次还不都是某人缠着不放,不将人糟蹋得骨酥筋软连连告饶不肯罢休……哎呀!”

    话未说完,已经被郎君拦腰抱起,走到椅子上坐下,将她横放在腿上,一双手已经顺着衣襟钻了进去,带着寒气的大手刺激得衣裳下的皮肤泛起一阵疙瘩,打了个寒颤。

    “干嘛呢?大半夜的喝醉了酒就来闹人,被侍女看见了笑话。”

    “本狼君的确是有些醉了,不过不是酒醉,酒不醉人,人自醉。”

    “哎呦,房二郎这油嘴滑舌的功夫见长,难不成是在平康坊那位姐儿的床榻之上磨炼出来的?回头妾身可得去好好谢谢人家。”

    两口子腻歪在椅子上,夫妻间斗嘴的情话很是温馨。

    侍女从外头走回来,见到状况不敢多看,低头抿着嘴笑,说道:“二郎,武娘子,热水备好了,可前去沐浴。”

    烛光下,怀中美人娇喘细细,星眸流转,发髻如云,面若染脂,娇羞之处有如杨柳拂风,弱不胜衣。

    房俊如何还能按捺得住?

    当即将武媚娘抱起,大笑道:“寒月正圆,夜色清冷,为夫便伺候娘子一同沐浴,来一出鸳鸯戏水,交颈而眠。”

    武媚娘再是女中豪杰,此刻也羞不可抑,将发烫的脸蛋儿依偎在郎君颈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侍女们低头浅笑,秀面微红。

    ……

    红烛摇曳,被翻红浪。

    云散雨收之时,武媚娘早已被折腾得犹如一滩软泥,强忍着浑身酸麻让侍女给自己清洁一番,便彻底软倒在被窝里依偎在郎君宽阔的胸膛上,微微阖着双眸,慢慢的回神。

    房俊仰躺着,一手把玩着顺滑的发丝,感受着身为男人的征服感,感叹着若是这个时候能抽上一口“事后烟”,啧啧,人生圆满了……

    武媚娘好半天才缓过劲儿,细长的手指在郎君肋上掐了一把,嗔道:“你这人哩,和着还以为是在外头,不是自家的东西折腾坏了也不心疼是吧?简直疯了一样。”

    “嘿嘿!谁叫咱天赋异禀呢!你也别矫情,这会儿嫌弃咱折腾得狠了,若是当真手无缚鸡之力,你估计又得哭着喊着求折腾了。”

    “啊呜!”

    武媚娘羞不可抑,一口咬在了郎君肩膀上。

    房俊雪雪呼痛,连连求饶。

    闹了一阵,房俊将美妾软软的身子搂在怀里,大手婆娑着圆润的肩膀,说道:“开春以后,码头上的物资尽量往华亭镇调拨,优先支持三郎在倭国开垦良田、建设港口。”

    武媚娘打起精神,幽幽问道:“时局当真艰辛如此?”

    房俊顿了顿,吻了一下美妾光洁的额头,安慰道:“并不至此,只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再者说了,产业多一些有什么不好呢?倭国虽然多山临海良田不多,且时常有地震发生,但气候适宜,很是适合粮食种植,利根川附近土壤肥沃、水利充沛,一旦开发出来便会成为一处广袤的粮田,更有优良之港口,假以时日必然成为富庶繁华之地。这样的好地方岂能不提前占着,难道留给倭人?”

    武媚娘却并未因为这番话而感到轻松。

    对于自家郎君的了解,令她在房俊轻描淡写一般的语气当中感受到一丝丝的紧张,这在以往是很不可思议的。

    似乎以往的任何时候,郎君对于时局的把握都充满了信心,哪怕在太子四面楚歌面临被废的那段时日,也能够坚定不移的站出来予以支持,即便连皇帝都对房俊报以不满,却从未有过丝毫动摇。

    眼下不过是一场东征而已,且大唐倾举国之力御驾亲征,胜算即便是十足也得有九成九,何以却是这般焦躁忧虑?

    至于储位之争,晋王虽然来势汹汹,可关陇贵族们早已经今非昔比,如何能够撼动房俊以及其身后的山东、江南势力的倾力支持?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