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文学天地 -> 玄幻魔法_澳门太阳城棋牌游戏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两千两百一十四章新的漏洞

第两千两百一十四章新的漏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一个事件完结了,但还有更多的事件发生,先知系统并不完美,就代表还有其他的漏洞,只是现在没有被人发现而已。

    安全局的工作似乎又恢复到了平常,唯一改变的就是常守朱升官了,成为了一课的课长,而她现在已经从一个新人成长为一个成熟而冷静的领导,带领着新的监视者和执行者完成安全局的日常。

    她正在以自己的努力来‘战斗’,她知道真相,更知道这一切的真相背后是现阶段社会的无奈妥协,社会一日不进步,先知系统就还有存在的必要。但常守朱知道自己必须从我做起,坚守法律的底线。

    新的一课依旧活跃,屡屡破获大案要案。而常守朱每次都身先士卒,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所以不管面对什么情况,常守朱的犯罪指数都维持一片清澈,一直在五十以下。

    这是整个安全局里的异端,所谓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但常守朱真正做到了干干净净。

    现在安全局主要的工作是抓捕墨菲斯,奈何墨菲斯除了偶尔出现之外,其他的时候只在网络上存在,墨菲斯在网络上泄露了大量的机密,让全社会的义体技术进一步发展。

    短短两年时间,技术就上了一个台阶,不过随着义体技术的出现,反对声也越发巨大,因为大家担心义体普及会改变人类的本质。

    “你们看,并不需要杀人,只需要泄露一些机密就可以引发世界的大变化。”杜兰表示槙岛圣护以前的杀人行为简直弱智。

    槙岛圣护现在是一分为二,一份在先知系统里,一份跟在杜兰身边日日夜夜接受杜兰的鄙视,度日如年,身不如死。

    面对杜兰的嘲笑,槙岛圣护只是沉默,因为他说什么都没用。

    义体技术让渴望活下去的人获得了机会,所以他们自然不介意只保留大脑,但社会舆论却很反对这些为了活命而放弃人类肉身的行为,并且认为这些行为背叛了人类,违背了自然。

    现在义体人还很少,所以也没人帮他们说话,也就是一些卖义体的公司会宣传义体是医疗工具,并不会改变人类本质,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换义体。

    可惜民众对于这种变化还是会恐惧,就好像被杜兰强迫改造的几个人一样,他们都恐惧自己不再成为人。

    人的定义还没有随着时代演变,还没有更进一步。但有反对就会有反反对,人类的思想进步就是通过反对而前进的。

    现在反对义体的声音很大,到时候义体的支持者就会从这些反对声中吸取营养壮大。

    所谓思想并无实物,若是没有反对声,那么思想也就只能原地踏步了。

    就好像打拳和反打拳,反打拳的人用的很多至理名言都是出自著名的拳法家,比如气冷抖、还能不能好、什么时候站起来。

    而之后打拳的人,也开始吸收反打拳的方式为自己吸引流量,提升热度。

    最后不管是打拳还是反打拳都在过程中得到了发展和进步。

    “我们只要等着就可以看到世界的改变。”杜兰很有耐心,虽然这个改变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毕竟思想出现到被人接受还是需要漫长的时间进行改良和补充,以及推广的,不可能今天提出来,明天就被接受。

    今天提出来,明天只会迎来无数的反对声,但优秀的思想绝对会吸收反对声完善自己,然后在辩论之中发展,最后经受住时间的考验被大家接受。

    “义体人也会被接受的,到时候大家再把大脑也全部换成芯片,那就更无敌了。”杜兰的野心很大,不过需要时间。

    而时间也是其他人需要的,在槙岛圣护引发的暴乱之中,有个女执行者失踪了,这个女人其实跑去和新的漏洞在一起了。

    除了槙岛圣护之外,还有其他的漏洞,但这次不是简单的免罪体质了,而是一种让先知系统更加头疼的漏洞,槙岛圣护至少还能被监视器识别人脸,而新的漏洞连人脸识别都没用,就更不要说犯罪指数识别了。

    这绝对是先知系统建立以来遇到的最大麻烦,比免罪体质还麻烦。不过先知系统还有安全局,所以现在只能靠常守朱这样的合作者调查新的漏洞。

    而这个漏洞也和槙岛圣护一样开始怂恿别人犯罪,但在犯罪之后,漏洞却可以帮助凶手降低犯罪指数。

    就好像有信徒犯罪了,只要他向上帝忏悔,上帝依旧会让他上天堂一样。有罪之人也可以得到救赎,也能降低犯罪指数。

    槙岛圣护只是自己免罪,却不能帮别人免罪,但新的漏洞更加厉害不但自己免罪还能帮别人一起免罪。这样的人在这个犯罪指数决定身份的世界里,就是神灵。

    信他就可以降低指数,不信则没有希望,只能被犯罪指数的恐惧支配。

    被他怂恿的罪犯也都如信徒一样。

    被槙岛圣护怂恿的人都是因为本身就是危险的人,他们确实有犯罪的潜力。而被新漏洞怂恿的人,他们一开始可能只是普通人,却因为对犯罪指数升高的恐惧而信仰了新的漏洞,而新漏洞利用恐惧和信仰来驱使他们去犯罪,这些狂热的信徒选择服从。

    槙岛圣护是利用了人性之恶,而新漏洞却利用了意识形态的恶。

    这些狂信徒作案不是因为他们本身是坏人,而是他们对神的信仰高过了对法律的尊重。这点和狡啮慎也很像,只是狡啮慎也是道德凌驾法律,而现在是信仰凌驾法律。

    对这些狂信徒来说因为害怕犯罪指数升高,所以他们必须信仰‘神’,而信仰神当然要帮神办事,哪怕神要他们去犯罪。信徒会无条件遵守神的命令,因为神可以让他们对抗最害怕的东西。

    对于这种犯罪,安全局的人必须冒着极大的风险才能将他们逮捕,因为支配者不好用了。

    “对抗秩序和法律的,不仅仅是性本恶,还有人为制造出来的概念。”杜兰又开启了对槙岛圣护的嘲讽:“什么叫做后浪,这才叫做后浪,看看人家玩得多溜,你还要依靠头盔引发混乱,人家直接施展‘神迹’,后浪就是比前浪牛掰。”“现在是不是觉得活着真好?只有活着才能见到这些新鲜玩意,你要是死了,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这句话倒是没错,只有活着才能见到新漏洞花样百出的手段。

    槙岛圣护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作为免罪体质并却没有走将自己神格化的道路或许是一种失败,因为他没有将免罪体质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点此举报